海贼之沼泽果实 130杀人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内城中门户紧闭,只有少数几户人家还敞开着大门,而这些无一例外都是表明支持内城中执掌派的人。
  
  威尔德往那些声音传来的瞥了一眼,身影一闪,消失在房顶上。
  
  “找出入侵者!”
  
  伴随着密集而匆忙的脚步声,一声大喝从人群中传来,从拐角那边冲出了一群持着刀械和少数枪支的人。
  
  看模样和穿着,和城镇上的居民没什么两样。
  
  为首的是一个满脸胡子的大汉,双目通红,来回巡视着街道四周,脸上充满暴戾的疯狂,以及…一丝微不可查的紧张。
  
  “克…”一个手下走了过来,刚要开口,却迎上了一双通红的眼睛,脸上流下了冷汗,顿时慌忙改口:“首领,周围都找遍了,没有发现入侵者。”
  
  “再找!一定要找出来!”大汉挥着手,恶狠狠地道。
  
  “是…”手下心惊胆颤地离去。
  
  暗中,威尔德静静地看着这一切,目露思索。
  
  “看来城门那里应该被设置了触发机关之类的东西,只有要有人推开门走进来就会被发现。但是…为什么要这么做?既然放心有人进来,直接将门给封死了不是更好么?”
  
  威尔德来之前了解过,这个岛屿是一个王国,由王室把控,外城是平民区,而内城是王室和贵族大臣居住生活的地方,但刚刚看到的却不见任何的贵族,相反是一群衣衫不整的平民模样的人。
  
  结合之前种种,不难猜出这个王国发生了变故。
  
  “又是一起揭竿起义的戏码么?”
  
  自顾猜测着,威尔德从一处黑暗中走了出来,望着那些人离去的方向,久久凝视。
  
  “还是回去算了。”
  
  他并不打算管,这不是他的事,进入内城只是想逛一逛,顺便看看能不能获得一些有用的消息,只是现在这个样子显然是没有什么好逛的了。
  
  正要离开,周围却有急匆匆的脚步声响起,威尔德止住了准备迈出去的脚步,静静地看着一群人从各处涌了出来,眨眼,里三层外三层地将威尔德包围在了其中。
  
  “找到你了,入侵者。”
  
  满含警惕和不善的目光汇聚在威尔德的身上,为首的正是之前那个大汉。
  
  威尔德有些来兴趣了,这些人…还懂得佯装离开这种套路?那么为什么不再一开始就将自己抓住?
  
  显然,之前的确还没被发现,更有可能,自己的身上从进来的时候就沾染上了什么东西,可以大概地被知晓了方位。
  
  “是药水吗?”威尔德鼻子动了动,一股若有若无的气味钻进了鼻子中。
  
  “那么,对方有擅长闻味追踪的人么…”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这些人打算将他怎么样。
  
  执掌派首领,也就是那个满脸胡子的大汉凶恶地盯着威尔德:“你是外城人?”
  
  “是的。”威尔德不知道他这么问是为什么,但不妨碍他这么回答。
  
  “很好!”胡子大汉脸色忽然一转,面色沉沉说道:“巴赞王室已经覆灭,这座岛屿需要一个新的王国和首领来统治,外面的家伙想进来必须承认新王室,在城墙上宣誓、宣扬王室正统,这个你知道的吧?”
  
  “所以,现在需要我站在墙上宣誓是吗?”威尔德脸上平静得没有一点波动,说道。
  
  “没错。”胡子大汉眼神火热了起来,这还是他抓到的…第一个愿意宣读的呢…其他的,在决定了那件事之后就已经被杀死了。
  
  他是这么觉得威尔德已经屈服的了。
  
  威尔德忽然咧嘴笑开。
  
  他明白了。
  
  为什么不把城门彻底关了的原因,显然…某个揭竿的头领在成功以后心态发生了变化,一边渴望着外面的人民能接纳认可他,一边又担心着出去会被外城的人民打压驱赶,城门就像他的心,或许也期待着有那么一两个人溜进来告诉他,人民接纳你们了?
  
  大概就是这样的心里吧,迫切的希望自己掌控国家,又一边担心着外面还没有被武力镇压过的人。
  
  威尔德还没有回答,忽然,远处传来的一阵骚动,众人回头望去,只见两个暴民抓着一个小女孩走了过来。
  
  小女孩挣扎着,脸上带着惊恐的神情,只不过她一个小孩儿的力量哪能挣脱得开?马上就被押着带到了胡子大汉的面前。
  
  “是她…”
  
  威尔德眉头一挑,不为所动。
  
  小女孩儿这时也看到了威尔德,双手被抓着,小嘴却倔强地噘了起来,忍住没有让眼泪掉下来。
  
  “叔叔…也被抓住了。”她的目光充满委屈,望着威尔德,就像在怪他没有听从她的劝告。
  
  不想…再也不想看到有人被杀了!
  
  小小的身影下藏着一颗善良而又执着的心,从王室毁灭开始,每天看到那些人被杀死,想起爸妈被暴徒推下王位死在乱刀中的场景,心里就充满无助和惊恐。
  
  “是啊。”威尔德回应了一个微笑。
  
  “快点吧,两个都一起上去,这是宣读的内容。”胡子大汉不耐烦地挥着手,递给了威尔德一张纸。
  
  看了看一旁的小女孩,又说道:“待会儿他念什么你念什么,知道了吗?”
  
  小女孩倔强地看了他一眼,头一横,转过去不说话。
  
  “不好意思啊,我没有说过要上去演讲。”威尔德淡淡地说道,尽管这里的一切与他并无任何的关系,但胁迫向来是他反感的。
  
  这话一出,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尤其是胡子大汉,脸色看起来就好像吃了三斤死苍蝇一样,阴沉似水。
  
  “我知道了,既然这样的话,那你就去死吧!”说完间,胡子大汉的脸变得狰狞,最后一句近乎吼出,手中大刀一抬,朝威尔德劈了过来!
  
  一刀劈下,呼呼风声刮起,足以说明这一刀的力道。
  
  小女孩眼睛睁大大,这一刻,时间仿佛变得极慢,脑海中,无数个杀人的场景浮现,最后定格在父母倒在血泊中,朝她挥手让她快走的一幕。
  
  “不要!”
  
  刀止住了落下的动势,小女孩双手大张,站在威尔德的面前,眼睛因为害怕而紧紧地闭了起来。
  
  良久…似乎察觉到气氛不对,她小心翼翼地睁开乌黑圆亮的眼睛。
  
  一只大手从头顶上伸出去,五指握着锋利的刀身,刀,再也无法寸进分毫,仿佛被时间定住,进退不得。
  
  “这是…”她惊讶地瞪大了眼,嘴巴张成一个圆圈。
  
  不仅是她,周围的人也仿佛被施了定身咒一般,呆住了。
  
  那只手如果仅仅是抓住了刀身也就算了,偏偏…刀裂开了。
  
  有人擦了擦眼再看去,终于确认没有看错,那被大手抓住的刀身布满了裂痕,只怕只需小孩轻松一碰就能碎裂成片了。
  
  “对我动刀,看来你已经做好觉悟了。”再抬眼,大手的主人双眼静得可怕,像是一滩死水,水下藏着择人而噬的猛兽。
  
  “噗!”黑袍飞扬,威尔德动了!眼睛爆睁,杀机如狂风飞泄而出!
  
  刀身迸裂!眨眼又被无端刮起的狂风吹散飞射出去,大手直探而出!在对方惊恐圆睁的眼睛里映照了出来!
  
  “轰!”下一幕,人已经被大手抓住,重重地砸在了地面上,气浪飞卷辐射出去,石坑由内而外,层层迸裂扩散!
  
  狂风夹杂着碎石飞沙向外扩散,吹得人掩目咬牙倒退。
  
  “咔咔咔…!”
  
  地面迸裂,条条裂纹如游蛇一般朝着外面游动出去,在数百个暴民惊恐的眼神中,只见一击,毫无征兆地一击下,胡子首领已经趴在坑中一动不动,鲜血如涌泉断流,冉冉流出。
  
  “还有谁打算杀人的?”平淡又如冰幽冷冻人的声音响起,黑袍掩盖下的威尔德抬起头,冰冷的目光笼罩在所有人身上。
  
  “哐当!哐当!”
  
  刀器和枪械掉落在地上发出轻灵悦耳的金属声,有了第一个,越来越多的人丢下了武器,呆呆地看着地上尸体。
  
  无意识下的松手,将武器丢弃,换来的不是饶恕,而是杀戮!
  
  威尔德再次动了,身影闪烁,冲进了人群中,一场屠杀开始。
  
  勇于向强者挥舞出手上的刀具的人是值得称赞的,威尔德厮杀中发现了几个这样的人,思索了不到一秒,毫不犹豫地挥刀斩下。
  
  对于人才和手下他现在是渴求的,但,这样的人还不行。
  
  半刻后,场中,只有两道身影还站着,一道是威尔德,一道…是那小女孩。
  
  小女孩的目光没有了聚焦,瞳孔呈现出涣散的状态。
  
  威尔德眉头一皱,走过去,一把将她抱了起来,整个过程小女孩没有丝毫反应。
  
  “嗖!”身影一闪,带着未知名的小女孩,威尔德消失在了原地。
  
  半天后,外城,威尔德居住的旅舍房间里。
  
  威尔德正站在窗边,看着外面来往热闹的街道,忽然,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眼睛微微移动一下,随即又恢复了之前的状态。
  
  正对着威尔德身后的柔软大床上,不知何时,未知名的小女孩已经睁开了眼,呆呆地望着天花板出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五六分钟过去…
  
  房间里依旧没有动静。
  
  威尔德依旧望着窗外,小女孩换了个姿势,侧身,看着威尔德的背影。
  
  良久…
  
  “叔叔…”弱弱的声音,带着孩童特有的奶声从房间里响起。
  
  “嗯?”威尔德头也不回,发出一声鼻音。
  
  “你是海贼吗?”
  
  “不是。”
  
  “哦。”未知名小女孩往被子里面缩了缩,露出半个脑袋,诺诺地道:“我听说海贼会杀很多人。”
  
  “你为什么杀他们,没有杀我?”问题和前面关于海贼的问题听起来前后不搭。
  
  窗前的威尔德愣住了一下,随后恢复了平静,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因为你幸运,我没有虐童癖。”面对这种情况,威尔德通常会选择敷衍。
  
  “哦。”未知名小女孩歪着脑袋想了想,过了一会儿却也没想通虐童癖是什么意思。
  
  房间又陷入了安静之中,
  
  过了一会儿…
  
  “嘻嘻…”被子里响起了窃喜的笑声,是经过努力之后依然压制不住的那种。
  
  威尔德不看都能够想象得到被子中的人此时一定在捂着嘴,努力地忍着。
  
  威尔德当做没有听见,他认为这是这次交谈的全部内容了,谢天谢地的是,他并不擅长应付这种情况,如果笑声是谈话结束的句号的话,他不介意,甚至…很乐意。
  
  向往美好是每个人类的天性,威尔德也一样,他没有经历过悲惨的童年,如果世界是以黑暗和悲惨为尊的话,那么…他唯一值得称道的可能就是母亲被仇家杀害的事了。
  
  但不是,所以,威尔德其实没有什么报复世界,抹杀万物的想法,他的一切行为只基于利益…还有自己的野望和内心的痛苦。
  
  如果,救一个人,特别是一个打算以生命来替他挡下一刀的人,不会有所损失的话,他是愿意的。
  
  就像现在,多么清脆悦耳的笑声,就像世上最纯净最自然的音乐,至少,它证明了自己这次救的人还有一点好处。
  
  “桌子上有面包和牛奶,肚子饿的话,可以自己拿。”
  
  “另外,去洗个澡,你的身上实在太脏了,这套被单包括被子等一下就会被我丢出去,如果你不想没有一个睡觉的地方的话,最后现在就起来,然后…洗澡。”
  
  “哦。”被子里传来诺诺的回应,半晌,小脑袋从被子里钻了出来,偷偷地往窗边的位置看了看,发现威尔德还没有转身之后,连忙从被子里窜了出来,一溜烟地跑进了浴室中。
  
  威尔德这时忽然想到了一件事,眉头不禁皱起:“似乎忘记了洗完澡要穿衣服这件事了。”
  
  身影消失在房间里,不一会儿,威尔德手上又多了几个购物袋回到了房间之中。
  
  一天很快过去,黑蛇势力的成员已经有一部分率先抵达了威尔德所在的周边海域和岛屿,这些人无一不是原本就距离在这里不远处活动的黑蛇情报人员。
  
  关于交易所在岛屿以及拍卖行的消息源源不断地被送到了威尔德的手中,从这就能够知道威尔德为什么要发展势力的原因,因为人有力穷时,一些事情需要专业的人来做,也只有这些人才能为他提供各种所需,情报收集是其中一部分。
  
  就比如现在,威尔德身处另一个岛屿,却能时刻知道交易地所在岛屿的情况。
  
  又过了半天,第一艘商船已经从黑蛇总部秘密出发。
  
  ()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