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武皇 第1719章、跪歉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这一下,剑海倒是老实多了。
  
  不由!
  
  林辰环视众人一眼,正色道:“我知道诸位心有疑虑,但你们也不必知道我的身份,邪教魔贼作恶滔天,是天下所有正道的公敌,我身为一名正道侠客,自然不容邪教魔贼猖狂作恶!我的所作所为不是为了我自己,而是为了天下正道和谐。”
  
  顿了下,林辰又回头望着祭坛说道:“此为尸神教所设的炼尸阵,是专门为了炼制金尸,为此涂炭生灵,妄造杀孽。虽然邪教势力已除,但此阵绝不可再留在这世上,所以请各位尽快撤离!毕竟此阵威力极其可怕,若是强行将其破坏,波及甚广,方圆数十里内将夷为平地!”
  
  听到这话,众人吓得不轻,竟然邪教势力已除,确实没必要再逗留这个鬼地方。
  
  即后!
  
  林辰与剑海等众,便匆匆离开远离魔窟,知道离开迷雾丛林。
  
  继而!
  
  林辰引动炎魔这具刚炼化的金尸,一举自爆。
  
  轰隆!~
  
  一声恐怖大爆,惊天动地,震惊万里。
  
  众人骇然所见,整片迷雾丛林瞬间在爆炸中夷为平地,留下一片巨大无比的深坑,整个邪教势力分部彻底覆灭。
  
  万幸得是,林辰没有趁机算计他们,否则被坑成渣都不知道。
  
  此举此景,如此神通,众人对林辰更是万分敬畏。
  
  只是,剑海作为除魔大队的大队长,除了队伍中原有的威信之外,在剑宗的地位也是不凡,所以在林辰带着剑海前去死城的时候,众人也只能默默跟着。
  
  至于云月的话,本来是想要脱离这支除魔大队的,但对林辰的身份极其好奇,心中又有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感,困惑重重,便也尾随而去。
  
  回到城里,却如乌云压顶,一片死寂,氛围显得极其沉重压抑。
  
  城中!
  
  遍体残垠,尸横遍野,宛若一片修罗炼狱。当众人再认认真真扫视城里的一切之时,心里感到无比的压抑,触目惊心。
  
  云月则是神情默然,深感愧疚,于心不忍,根本没有勇气再去查看城中的惨况。
  
  剑海则是面无表情,不为所动,对于他来说,一座不知名城池的伤亡,远不及拔除整支邪教分部势力来得更有价值意义。
  
  林辰则是阴沉着脸,再次返回城中,看到眼前的惨况,依旧是愤怒万分,这世道确实是太残酷了,尸神教的所作所为确实让人感到无比的痛恨。
  
  见众人神情默然,林辰沉吟道:“也许你们觉得,这是一座不知名的城池,对于整个天剑域的格局来说,一座城池的损失确实不算什么。但这可都是活活的生灵啊,扪心自问,若换作是你们的家园,在面对邪教魔贼残暴屠杀,在你们最绝望,最恐惧的时候,你们心中又是如何作想?又会期盼着什么?”
  
  顿了下,林辰又道:“对于他们这些普通的城民来说,在最绝望的时候,剑宗可能就是他们心中的信仰,是他们的希望。而你们却选择冷眼旁观,甚至把他们作为利用的棋子,要是再让你们遇到同样的情况,你们真得还能够如此心安理得吗?”
  
  闻声!
  
  众人沉默了,羞愧难当,无地自容。
  
  剑海本来想要插口,却是真心怕了林辰,毕竟从踏入城里之时,就已经感觉到了林辰身上传来的怒火,剑海可不敢在这敏感时候再去招惹林辰。
  
  “逝者安息,剑海道兄,如果你真还有点悔悟之心的话,就好好跟他们道歉。”林辰沉吟道。
  
  耻辱!
  
  剑海强忍怒火,可在林辰的威严下,剑海也不得不屈服。
  
  扑通!~
  
  剑海双膝跪地,恨恨切齿,心里早就把林辰给骂了万遍。
  
  林辰早就识破了剑海的心思,淡然道:“我知道你心里还是不服气,我也不强迫你真心致歉,也不认为你能真心悔过,只要你履行斗约老老实实跪满三天,你我便一笔勾销!”
  
  “呵呵,那你可要好好监督着我,不然我可未必会遵守约定。”剑海冷冷一笑,早就心有歹念,只要把林辰留下便是。
  
  “当然,在你没跪满期限之时,我自然不会走。”林辰不以为然,早就识破剑海的心思,只是不屑一顾而已。
  
  就这么,堂堂剑宗真门弟子,亦是真龙榜上强者,就这么被逼着下跪,向他口中所蔑视的“贱民”跪地致歉,这简直比杀了他还要难受。
  
  林辰才不屑跟剑海计较,只要老老实实跪着便是,这也是林辰唯一能为这些枉死的无辜城民做得心灵慰藉了。
  
  不由,林辰又对众人说道:“你们竟然愿意组成这支队伍,自然是为了除魔卫道,但除魔可不仅只是单纯的除魔,而是为了心中的道义。我也不强求你们,若是你们心里真得还有点良知与人性的话,就真诚致意的向这些死去的英灵致歉。”
  
  说着!
  
  林辰单膝跪地,真诚致歉,祈祷祝福。
  
  众人面面相觑,竟然连林辰都主动致歉,众人也是纷纷许以致歉祈祷。
  
  “对不起,是我犹豫不决,是我立场不够坚定,等此事过后,我便回师门好好闭门思过。”云月满脸愧疚的轻叹道。
  
  剑海看着众人都被林辰给说动了,就连自己钟情的女神也是听取了林辰,心中大是恼怒:“一个装模作样的狗东西!等我长兄过来,必定要你百倍讨还!”
  
  良久!
  
  林辰缓缓起身,御动炎魂龙火,滚滚炽焰,焚烧全城。
  
  顷刻间!
  
  城中燃起熊熊烈火,遍地残尸,化为灰烬。
  
  “安息吧,是我来晚一步,要是我的话,即便是城中还有最后一个活口,我也绝不会袖手旁观。”林辰感叹道。
  
  想不到,刚回归外界就遇到了这样的事情,给林辰留下了很大的阴影,也加深了林辰对邪教势力的痛恨。心中暗暗立誓,必定彻底拔除尸神教这颗毒瘤。
  
  旋即!
  
  林辰默默离去,众人则是面面相觑。
  
  虽然敬畏林辰,但同样是忌惮剑海,只要剑海不走,他们也不敢轻易离去,就这么颇为尴尬的守着剑海。
  
  云月瞟了眼剑海,淡然道:“剑海师兄,你的所作所为实在令我失望,我决定彻底脱离这支除魔大队,以后也不会再参与任何组织任务,你好自为之吧!”
  
  “云月师妹,连你也不相信我吗?”剑海咬牙道。
  
  “要我相信你什么?相信你的一意孤行,狂傲自负,泯灭人性?其实从你口中说出‘贱民’二字之时,我早就对你彻底失望了。”云月语气冷淡的说道:“道不同,不相为谋,以后也请你不要再来打扰我!”
  
  “师妹,你是中了那小子的药吗?这小子身份行径都极其可疑,必有所图,可千万别着了他的阴谋诡计!”剑海咬牙道。
  
  “我就是中了你的药,觉得你还算是个正人君子,想不到却是如此不堪。我真恨我当时立场不够坚定,错信了你的阴毒!”云月神情冷恶,才懒得再搭理剑海,匆匆转身离去。
  
  “师妹!师妹…”剑海望着云月离去的背影,心中恨意倍增:“这两个狗男女,很快你们就会后悔了!正人君子?呵呵,此仇不报非君子!”
  
  ……
  
  同时!
  
  幽暗诡秘的黑暗魔窟中,如同军队般整齐列满了一具具森冷的金尸。
  
  却见!
  
  一座血石玉台上,正悬浮漂坐着一位血衣女子,一席幽蓝色长发,睫毛修长,眼纹妖媚,只可惜脸上遮着张面具,无法得见真容。
  
  可无形之间,血衣女子身上却是散发出一阵阵诡异森冷的气息,整片魔窟犹如冰窑,似有无数的怨灵,纵横飞舞,呜鸣哭泣。
  
  忽而!
  
  血衣女子血瞳开启,森芒烁烁,洞彻阴阳,阴狞道:“桀桀!竟然是你这小子!本座找了你整整十年,可算是露面了!”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